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收藏频道 > 正文

吴湖帆不是藏界的独唱者,他有一个强大的朋友圈

2015-12-16 14:35:16 来源: 网易收藏(北京)
0

吴湖帆是中国藏界的巨擘。他曾抨击那种“玩钞票”而不识古书画真实价值的收藏界怪相。然而在藏界,他是领头人却不只是独唱者。他和他的收藏朋友圈成就了一段段文人佳话。

吴湖帆
吴湖帆

海上著名书画家兼收藏家吴湖帆得其祖、外祖和岳父之荫,积得古物收藏近半壁江山,已早为世人周知。他进一步更凭自身努力,不断通过各种方式,丰富、精粹化本身的藏品,这其中的故事经常为人们津津乐道。吴湖帆是过去百年中国收藏界的具识巨擘,然而,他是领头人却不只是独唱者,在他身旁和背后,还有一批分担着伴唱、和声部角色的人物。本短文想着眼的,在于回顾他收藏业绩并揭示其个性特质的同时,力图辨析那些和声和伴唱,以期再现当时某种社会生态与文化风尚。

翻阅《丑簃日记》会发觉,围绕着梅景书屋的书画收藏,主要有三类人物,一是像庞元济、周湘云、狄平子、谭敬、蒋榖孙、张葱玉(珩)、孙伯渊、孙邦瑞等收藏界名人,不时出现在吴湖帆日常活动的记载里。在那些把酒迎送、品鉴交往、古董流通之余,尚可发现他身边一些像沈尹默、叶恭绰、张大千、冯超然、沈剑知等书画界人士,间或也会发表一些对于收藏观念、时尚风向的看法。再有就是像古玩商吴宾臣、汲古阁主人曹友卿、装裱师刘定之、周桂生……这三类人大体上构成了梅景收藏圈子的核心与外围主力:吴湖帆从他们当中获取信息、探索行情、确定优劣、积聚实力、实现交易,不断丰富和完备自己系统的中国艺术品收藏。

俗称具有三才亦即“财力、精力、功力”者,方可为收藏家之基础。论财力,吴湖帆或许不能跟庞虚斋、周湘云、孙邦瑞等兼有地产、企业的人相比、他主要依靠祖传以及自己的全副身心扑在收藏这条道上执着前行。因此他离不开像沈尹默、叶恭绰、张大千、冯超然这样的书画名家辅助左右,日夜切磋,以他的精力和艺术功力不懈地去粗取精、剔伪存真,积蓄自己的私家收藏。

南宋 佚名 《鹌鹑图页》
南宋 佚名 《鹌鹑图页》

举例来说,身兼书画、收藏大家的张大千见多识广,北宋郭熙的《幽谷图》轴、元代吴镇《渔父图》卷等一批传世绝品就是通过他的搭桥牵线,成为梅景书屋珍藏的。《幽谷图》以前藏家是庐山蔡金台,是由大千携带到上海,向吴湖帆推荐的,而吴湖帆用旧藏金任君谟《古柏行》,王蒙、饶介之书画合卷“由大千经手易吴仲圭《渔父图》卷,亦一快事!”1931年5月29日,通过曹友卿经手,吴湖帆支付“数千金”得到传为南宋郑所南画的《无根兰》,吴赞之“可与《梅花喜神谱》同宝”。不过三年,1934年1月27日,此吴藏郑氏《兰花》经过徐竹荪中介,便以5700元售与庞元济。吴湖帆得到《郑兰》不久,曹友卿又携来张中(子政)《芙蓉双鸳图》,吴以800元代价收为己有。

北宋 郭熙 《幽谷图》轴
北宋 郭熙 《幽谷图》轴

现代人喜欢探讨梅景老人的收藏理念,下述摘抄的几则日记,应不同程度反映出类似理念及其收藏圈子的信息。“(1931年5月14日)下午刘定之携来徐枋仿吴仲圭轴……定之云徐画市价高下以印章多寡为别,可笑也。此画有七印之多……一辈妄人居然以此为别,不问画笔好歹,真是怪事。若近日海上诸大收藏家津津乐道印章多寡,自夸鉴别之精,问以如何好处,古书古画何从可贵,皆瞠目不能语,皆凭得价之贵贱为标准,直可玩钞票为愈耳。大腹贾好谈风雅,其实目不识丁,何足以语书画妙处。”

1933年1月29日又记“张大千来,谈论观古画海上几无可谈之人,收藏家之眼光以名之大小为标准,一画以题跋之多寡、着录之家数为断,往往重纸轻绢,画之好坏不论也。骨董伙之眼光以纸本之洁白、名字之时否为标准,画之有意义无意义不懂也。书画家之眼光以合己意为标准,附和买画者以耳熟习闻为标准,此画之有无价值不识也”。

吴湖帆深感收藏对于文化承传的意义,一次谈及清安岐的《墨缘汇观》(1933年1月31日),他认为:“名袭以传,近人之谈收藏者亦引为考据,娓娓仰奉。噫,安氏智哉!按:安氏为朝鲜人,明珠枋国时贿赂通私,明败而安亦没藉,所藏画归内府矣。观安之所藏,未尝见有只字,安之无文可知,校项子京亦不可同语,况若文若董哉。噫,今日收藏者恐并安之不若也多矣,此亦书画之一厄也。”

从亲身过目的古画中,吴湖帆体察到明末项元汴与清初安岐的鉴赏水平,他抨击那种“玩钞票”而不识古书画真实价值的收藏界怪相,对徒为金钱财富着眼的好事者、投资者忧虑,为不讲文化的收藏活动忧虑。他所评价身边之人,如“沈剑知画派甚正,目光亦不偏,鉴别力殊深刻,所嫌看得不多,再多观摩,必成鉴别专家无疑。近日不可多得之同志也”。“刘定之以装潢著名,无足怪也。定之人极诚实,其艺绝佳,惜不能识画耳。”他之热心结社创作、组织观摩展览,收徒传教,正是为着培养人才,以弘扬中华画学为继绝弘念。

因此,当有人持伪本苏轼书《归去来辞》来求题跋时,虽前人高士奇、梁章钜皆误为真迹,吴湖帆则仗义执言之曰伪,拒绝不题,使彼殊懊丧而去。对于社会上众说纷纭的故宫审画案,吴湖帆认为:“故宫之马麟画《层叠冰绡》(绢本,至精)、江贯道《千里江山图》卷(绢本,至精)、赵松雪《古木竹石》(晚年时作)、王烟客为其婿画杜诗意十二帧(烟客中第一精品也,七十四岁作)。以上四件及黄庭坚仿怀素书卷等若干件,俱被法院封存。法院根本不知,仅就一名为鉴定人之老糊涂颠倒黑白、乱点鸳鸯的判断而已。古人何罪?精神上大吃官司,冤哉枉也!法院之无识可想而知,而所请鉴定人之无识,真该死也。”表达了巨大的义愤。

下面,略微介绍几位梅景书屋收藏圈子的人物。

1946年12月吴湖帆与友人摄于黄山艺苑(右起郑午昌、张充仁、张大千、吴湖帆、许士骐、汪亚尘、颜文樑)。

1946年12月吴湖帆与友人摄于黄山艺苑(右起郑午昌、张充仁、张大千、吴湖帆、许士骐、汪亚尘、颜文樑)。

蒋谷孙(1902-1973)名祖诒,字谷孙,浙江湖州人。其父蒋汝藻(1877-1954),字孟萍,号乐庵,清光绪二十九年举人,曾官学部总务司郎中,参加辛亥革命,任浙江军政府盐政局长,为浙江有影响的实业家,并为藏书世家,以密韵楼名世。20世纪初,受卢芹斋之邀,主持北京来远公司,经营、收购古玩字画。谷孙本人居上海期间,以精鉴碑帖、版本、书画闻名,1940年代末携家藏渡台,曾任台湾大学教授,著有《思适斋集外书跋辑存》等。

吴湖帆收藏的不少精品,都经过蒋谷孙的中介,比如他以1800元获得明吴伟《铁笛图》卷,即是如此;吴蒋两人之间互易藏品更属常事,像蒋谷孙看中了梅景所藏的宋刻本《道德经》,便以自己收藏的唐寅《骑驴归兴图》轴和毛抄《盘洲乐章集》一册两相交易,后来成为吴家藏品的明陆师道《秋林观瀑图》轴和李流芳金笺《山水图》轴,也是用吴家旧藏的元刻本《图绘宝鉴》向蒋谷孙换来的。平时,吴蒋交游密切,或一同游逛画店,赏析书画,为藏品题跋,或同赴戏院听马连良唱全本《三娘教子》。一次,蒋谷孙还邀请法国驻华使馆秘书、伯希和弟子杜博思拜访梅景书屋,观赏吴氏藏画,老人惊讶于这位法国人喜爱王原祁画的程度,感叹“其根柢见解可想象矣”!

1929年末,蒋谷孙收得北宋《淳化阁帖》最善本,大喜过望,新取斋号“官帖簃”,并嘱托吴湖帆为之作《官帖簃图》,吴画完便在左上题跋道:“谷孙道兄收藏宋拓淳化祖本三卷,贾师宪悦生堂旧物,明季归孙氏闲者轩者,凡六七八三卷,皆王右军书,为海内阁帖之冠。己巳冬日属图册端。吴湖帆并记于四欧堂。”此帖随蒋氏迁居台湾后流散海外,于2003年由上海博物馆购归芰藏。

吴蒋交往间,时有不愉快事。比如1938年6月26日,曹友卿携带来《汉侯获碑》二轴,元拓《史晨前后碑》二本,明拓《景君》、《韩敕》、《郑固》三碑等到吴家。以上五种汉碑皆为梅景外祖沈公遗物,是去年吴湖帆为了托蒋谷孙经售梁楷的画交给蒋的。结果梁画未成交,吴湖帆欲索还,蒋却不肯,索之再三,终不理会。于是吴湖帆在一次观赏蒋氏藏倪瓒的《江渚风林图》,便有意扣住此倪画将近一个月,蒋才不得不将原物归还。

提起传世的宋人《睢阳五老图》册,蒋谷孙难逃致使国宝离散之罪。在晚清民初时《睢阳五老图》已经遭遇一段急速换主的坎坷经历。同光年间,所有者狄曼农视为至宝,其官江西时因此被夺官。(参见狄平子《平等阁笔记》)越人王霞轩得手,便献媚将之送赠内阁大学士左中棠,左觉得此图当属五老后裔,题跋后仍归还王氏。光绪十五年(1890,见盛跋)王以三百金售于清宗室、国子监祭酒盛昱,盛去世后旋即归画商景朴荪。1915年秋吴兴蒋汝藻(孟萍)自景氏半亩园购获此册。

1930年代末,吴湖帆曾在吴兴张静江处观赏过,感叹“故家文物流传易主之迅,未有若此者也”!再次见到时已经是1943年,但只剩下残本,手翻片断,吴湖帆满腹愁绪地写道:“五老宋画原象藏狄氏时尚存,闻为吴兴蒋氏分售欧美,不知何日得庆完璧?千秋功罪自有定评。”原来在二战期末,蒋谷孙串通张静江的通运公司,将《睢阳五老图》送往欧美兜售,使宋人画的五老像和部分题跋现分藏于大都会博物馆、佛利尔博物馆与耶鲁大学博物馆。剩下部分为已得明人尤求摹本的海上藏家孙煜峰所藏,后一并捐赠上海博物馆。(参见陈定山《春申旧闻》)

清 华喦 《婴戏图册》
清 华喦 《婴戏图册》

孙邦瑞(1903-1972)是海上实业家、古书画收藏名家孙煜峰(1901-1967)的胞弟,江苏江阴人。孙邦瑞也酷爱收藏,与吴湖帆有通家之谊,其藏品多由吴氏鉴定、题跋。1939年4月,吴湖帆筹划同仁藏古画展览,孙邦瑞送展的藏画有:陈道复的《红梨卷》、沈颢(石天)的《秋林道话图》、王翚早年佳品《寒塘鸂鶒》和《仿大痴山水》、萧云从的《书画卷》、查士标的《南村草堂图》、倪元璐的字轴、王原祁《仿松雪》、董邦达和钱维城的四尺对幅,在吴湖帆看来,这些藏品的名头和品质,相对其他人(包括钱镜塘的)“真而甚恶俗”者益显上乘。孙邦瑞藏品中査士标的设色细笔《南村草堂图》,原本纸经霉蛀,十分可惜,于是他托了吴湖帆为之修复补笔。

孙邦瑞也是《丑簃日记》中提到的常客。他常陪吴湖帆逛街,他们合作购买“四王”山水、一同试乘双层客车,孙馈赠吴府糯米荔枝。1963年吴湖帆七十寿辰时,孙邦瑞送400支蓝牡丹牌香烟作贺礼。他曾持所借杨凝式《韭花帖》卷,约沈尹默赴吴湖帆家同观。带着文嘉《曲水园》卷,陈道复《红梨》卷、陈继儒书册,董其昌《晓山图》卷和莫是龙书卷向梅景老人推荐。吴湖帆遗失了二十多年的珍藏《愙斋公手书金石书画草目卅六叶》,于1940年(庚辰正月)以自画册二帧易得复归,从中和会而成的人,正是孙邦瑞。而吴湖帆收下孙邦瑞馈赠的王武花卉册之后,便将自己家中曾经清王士祯收藏过的李流芳八开《山水册》(今上博藏)作为回报“嘉惠于万一”。另有一件恽寿平的《携尊踏雪图》卷,用没骨法,青绿、朱粉相映,可谓恽画中绝无仅见之品。因关系到孙邦瑞家乡江阴的文献,吴湖帆也将之转赠孙邦瑞了。

一日午后,孙邦瑞访梅景书屋,携带着文徵明小幅真迹,还有八大山人、王原祁、张元举画扇,俱佳。尤其是后者,因为作者张元举是陈道复的外孙,画不多见。吴氏便托孙邦瑞代为论价,以备配入他专门编辑的《吴中明贤扇册》当中。1938年3月12日,孙邦瑞又与吴湖帆谈到,昨日在荣宝斋见《公孙侨碑》一册,因为听说吴湖帆曾经为此还过价,便问起此碑。吴氏告知自己并未还价,那东西却甚好。孙邦瑞闻之,立刻去电话问:还在否?结果却已卖掉了,为之懊丧不已。吴湖帆说起这件碑帖曾有人持来向他索要1000元,而荣宝斋仅索孙邦瑞150元,今又以180元出售,故孙邦瑞特别后悔。

书画收藏上的得失悲喜固然有趣,人生道路上的相辅相侍更值得记叙。在潘静淑去世那段日子里,是孙邦瑞等友人悉心陪伴,殡礼送葬,为之分忧,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冯超然(1882-1954)名迥,以字行,号涤舸,江苏常州人,晚年居上海嵩山路,颜其居云“嵩山草堂”。擅长丹青,早年精于仕女,后专攻山水,亦精书法篆刻,与吴湖帆、吴待秋、吴子深共有海上画坛“三吴一冯”赞誉。据郑逸梅回忆,1919年37岁的冯超然定居上海嵩山路时,吴湖帆一家尚住苏州,后欲迁居沪上,结果找到的地方“与嵩山草堂望衡对宇,便是超然为湖帆代赁的”。两家在同一条嵩山路上,吴家88号,冯超然家90号,相邻没有几分钟的路。“湖帆家的前门,斜对超然家的后门,同一里弄。”两人同为沪上画坛“三吴一冯”中名人,同样喜好收藏,往往昼夜接纳宾朋,清夜才致力于艺事,所以往来十分频繁。在《丑簃日记》里,不时可以读到“晨访”或者“夜访冯府”的记载。1937年元旦,已经是午后,吴湖帆趋步冯超然处,结果冯尚未起身,不遇乃归。师长辈的王同愈七十八岁病逝后,留下了一堆画债,吴冯就各自分担了一半定件。看到梅景老人外科医生般地对所藏古书画动起手术,裁切重装补全,冯超然禁不住感叹:“我是下不了这种辣手的。”

1932年初,冯超然在梅景书屋观赏吴湖帆新入藏的陆治《元夜燕集图》卷,观后感兴不已,题跋道:“此图为包山子真迹,旧藏寒碧山庄,今为丑簃所获。值此扰攘之秋,吾侪犹能日夕谈艺,以古物自娱,至足乐也。涤舸附识。”也许是太激动了,在钤朱文“嵩山居士”方印时,还不慎将印章拿倒了,如今在原作拖尾留下了这一真实的历史印记。

在冯超然记忆里,能与吴湖帆等知音同赏古书名画,虽值“扰攘之秋,吾侪犹能日夕谈艺,以古物自娱,至足乐也”。不啻他们共享所寄情的精神家园,甚感幸福。潘静淑故世后,吴湖帆以亡妻名句“绿遍池塘草”征求友人作诗画纪念,结果“画中第一交卷者为冯超然先生”,“是亦余生平交谊所感也。”(第268页)

黄仲明(1893-1958)名经绰,以字行,湖南长沙人。毕业于湖南政法学堂,民国初进商务印书馆,历任襄理、协理,后自办中联印刷公司,1949年出售家藏古画文物,创办大众美术出版社,后组合进人民美术出版社任副社长,与吴湖帆交往甚密,今存“朵云轩”店招,即其集米字设计而成。

上海博物馆所藏元代赵雍《青影红心图》轴上,有“黄仲明氏”鉴藏印记;同处藏明代陈洪绶《花鸟昆虫图》卷后,有吴湖帆题跋:“前日仲明丈携示老莲此卷,适大千自蜀中来,相与共赏,叹观止矣。”和张大千题跋:“己卯(1939)十一月十日,仲明先生出观老莲花鸟昆虫卷子,欢喜赞叹题名于后。大千张爰。”此图绘桃、菊、梅、竹、牵牛、萱花等花卉,有鸟雀、蛱蝶、螳螂穿插其中,除菊叶用没骨法,其余皆以双勾设色,极尽妍态,是老莲传世最为精心的花鸟画代表作之一。吴湖帆题于本幅末尾的第一次跋语“陈悔迟真迹,后学吴湖帆鉴定”。系为原收藏者黄仲明作的鉴定。第二次吴跋就记叙了,适逢张大千自四川来沪,他们共同品赏名画的情景。

1943年,吴湖帆五十岁时,吴少蕴为写像、朱梅邨补身、张子靖画马、吴湖帆自仿唐伯虎画法补景并题跋的作品。

1943年,吴湖帆五十岁时,吴少蕴为写像、朱梅邨补身、张子靖画马、吴湖帆自仿唐伯虎画法补景并题跋的作品。

《丑簃日记》记录了诸多与黄仲明的往来交集,比如1937年3月7日记:“仲明携宋画小幅,款一‘逵’字,不知是否马逵,确非添款,画不佳,甚旧耳,盖旧假马逵也。”1939年2月26日记:“黄仲明来。出示元张孔孙画,俗笔而已,不足赏玩,劝仲明去之。”同日又记:“仲明借去仇实父《白描观音》、刘彦冲《送子观音》两图,商务书馆要照相付印《观音像册》。”

又比如1939年3月13日记:“仲明带来缎本石田画,的真,惜太寥,又乏,款书则特佳,印章亦可靠。仲明廉价所收,故甚得意。”像黄氏这样既有兴趣于古画收藏,又不耻下问的勤奋求学者,在与鉴藏大师的请益过程中,增长了学识,扩大了收藏,终于成为一个颇有收获的实践者。

跟吴黄相关的,恐怕无过于鉴藏元代黄公望晚年之作《九峰雪霁图》轴的经历更为有趣了。

今藏故宫博物院的绢本《九峰雪霁图》轴系81岁的黄公望赠友人班惟志的精心之作。图下方钤有“黄楼”、“黄仲明氏”二印,曾于1938年间为黄氏所得。吴湖帆1938年6月26日日记曰:“邦达带大痴《九峰雪霁图》照片来,以为真迹,非常醉心。然此画余虽未见,觉浮滑不沉着,笔致复纤弱无力,款字亦不佳,绝不真,虽有棠邨印无用也。梁棠邨鉴定印章前五六年多不注意,余极力提倡梁之鉴别在安氏之上,近年一辈子都捧梁甚力,邦达之醉此画亦一时风尚也。”可见初见此图时,吴湖帆的一种看法。

时隔不到一年(1939年3月27日),又从《日记》读到:“黄大痴画真迹,余历年所见,皆不可靠者居多,惟前年庞莱翁所收之《富春大岭图》与余去年所得之《富春山居》焚余残卷两件,皆著名剧迹。余为黄仲明去年所得之绢本《九峰雪霁图》,乃梁蕉林旧物,虽不及两《富春》,亦尚佳。”由此可以看出吴氏对此件古画认识的一个转化过程。而《九峰雪霁图》的传世,对后人认识黄公望绘画多样性影响至深。他不但学董源巨然、有《富春山居图》传世,此外,这位元代山水画大家也师法荆浩、关仝和李成,借地为雪,画雪景寒林取得了杰出的成就。

后来据了解,黄仲明为了发展他的印刷出版事业,采购机械而出让自己的收藏。其中最著名的黄公望《九峰雪霁图》今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作者系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研究员,本文系节选,原文将收录于上博编《吴湖帆的手与眼》,2015年12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来源:澎湃新闻网)

郭伟 本文来源:网易收藏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十万年前的亲密接触,祸害了全人类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