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海岩:爱木成痴大“玩家”

2015-08-18 09:21:23 来源: 网易收藏(北京)
0

海岩:爱木成痴大“玩家”

最初知道海岩先生是从读他的畅销书《玉观音》开始的,书中的女主角安心在三环家具城帮人卖家具的情节至今还记忆犹新。后来才知道,原来除了是小说家和著名编剧,海岩先生还是一名非常成功的室内设计师和酒店管理者,因此逛家具城是他的必修课之一,难怪在他的笔下能描写地如此栩栩如生。种种机缘,让海岩先生很早就接触到了古典家具,并且一见倾心地爱上了这些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老木头”,并且倾其所有的去购藏。然而在笔者近日与他的采访中,他谦虚的说自己并不算收藏家,而只是一个“玩家”,纯粹出于对古典家具的喜爱,在业余的时间“自己玩”。把玩当成了正经事,玩出了花活儿,还玩的兢兢业业,这就是海岩——一位“爱木成痴”的“玩家”。

【偶因机缘识旧木】

海岩先生的古典家具收藏起于一次偶然的机缘,90年代初单位分配住房,海岩与同事一起购买家具,路过燕莎商城旁的硬木家具店,里面有很多紫檀、黄花梨家具,海岩想要进去看看,同事劝他不要看,因为“看进去以后就拔不出眼来了”。海岩坚持进店看了一番,果然一见之下就很喜欢,自此开始对古典家具收藏产生了兴趣。海岩先生和马未都先生是很多年的好朋友,马未都先生那时候就带他去逛一些家具店,帮忙看东西、砍价,有几次一走就是一整天。海岩笑称由于那时海岩编写的电视剧已经家喻户晓,马未都替他砍价的时候还会借他的名人效应请老板给个折扣。

榈园陈设
榈园陈设

看似偶然的一见倾心,其实背后也有着必然性,海岩先生说这就是一种“收藏的基因”。他的家庭环境和生活经历,使他从小受过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和传染,和传统的东西之间有一种“更加容易的沟通渠道”。而且很多传统文化比如书法、国画、织绣、瓷器之间都是相互关联的,潜移默化地让人形成一些对中国韵味的理解,最终在血脉里产生一些共鸣。而且海岩很早就对装饰设计和家具搭配感兴趣,在室内设计中采用过中式家具元素。所以当真正接触到了古典家具,特别是当懂了一点古典家具以后,便自然会由衷地喜爱,并逐渐进入收藏领域。

榈园陈设
榈园陈设

或许是因为设计专业的影响,海岩先生对古典家具材质有着过人的敏锐和十分清醒的认识,海岩先生的收藏和研究进展颇速,得多年以前就受中国家具协会委聘,担任中国传统家具高级顾问;受中华文化促进会委聘,担任木作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在木器行业广为人知,撰写的专业文章和书籍也反响极佳,还常常替人“掌眼”,授课解惑。他认为,一旦进入收藏的范畴,就涉及价格与价值是否匹配的问题。首先从形制上喜爱中式家具,后来慢慢了解其工艺,再后来研究其材料,最后追求形、艺、材俱佳,真正具有收藏价值的珍品。

榈园砖雕
榈园砖雕

木中偏爱黄花梨

海岩先生对黄花梨和紫檀以及其它木质的传统家具都同样喜爱,并作了深入研究。黄花梨纹理优美,适宜简洁、文人化的明式家具。紫檀庄严、沉默、大气、威风,最宜雕刻,是清代宫廷家具的首选用材。此外海岩先生对黄花梨和紫檀的药用价值和文化价值也颇有心得,他指出在《本草纲目》、《本草拾遗》等药典中都有黄花梨药用的记载,一直到文化大革命以前,很多药厂都进购黄花梨制药。黄花梨有收敛安神、消肿去毒、升清气降浊气的效用,在历史文献和临床治疗中都有印证。而紫檀药性偏热,民间认为紫檀末外敷能活血化瘀,在欧洲,紫檀曾是珍贵的染料,用于为葡萄酒增色,还被视为高级香料,欧洲人劫掠圆明园时,第一次见到大件紫檀家具,深深为之震惊。

明 黄花梨簇云纹马蹄腿六柱式架子床 中国嘉德2010秋季拍卖会 简约隽永-明式黄花梨家具精品专场 lot620
明 黄花梨簇云纹马蹄腿六柱式架子床 中国嘉德2010秋季拍卖会 简约隽永-明式黄花梨家具精品专场

每种木料都各有千秋,风采各具,但海岩在规划自己收藏范围的时候,经过深思熟虑,还是决定以黄花梨为主,兼顾紫檀、红木及大漆柴木家具。首先,他认为收藏不能面面俱到、漫无边际,还是要给自己一个确定的范围,即使是安思远这样的大藏家,家具方面也主要是明式黄花梨家具,几乎没有清代紫檀家具;其次,他刚开始收藏的时期,黄花梨价格剧涨,每一周甚至每一天都在换价牌,而紫檀价格增幅相对平缓,所以当时海岩几乎每周末都要购入黄花梨家具,他认为时不我待,要抓紧时机,看准的东西就不能犹豫。

海岩:爱木成痴大“玩家”
明末 黄花梨独板围子马蹄足罗汉床 中国嘉德2011年春季拍卖会 读往会心 侣明室藏明式家具

虽然海岩先生偏爱黄花梨,但他对家具材质的认识十分理性、全面。海岩先生在为嘉德讲堂授课的时候,特别提到收藏界有句老话叫“十清不抵一明”,意思是十件清代的家具抵不上一件明式的家具,因为当时的收藏界受西方影响,偏爱造型简洁的古典家具。近几年,清式家具也逐渐被重视,尤其是宫廷造办处的作品。家具拍卖的世界记录,长期以来是由明式黄花梨家具保持的,而最近几年最高成交价都是清式紫檀家具创造的,清式紫檀官作家具现在的市场认同度非常高,已经不能说十清不抵一明了。虽然如此,紫檀家具的拍卖价格高低起伏较大,因此从整体数量来看,黄花梨家具仍然是现在古典家具流通市场上价格最恒定、最稳定的品类,多年以来保持稳中有升的态势。大漆柴木家具的价格近年来也快速走高,表现了它们应有的收藏价值。

【姚黄魏紫俱凋零】

海岩先生多年前曾写过一篇《满城尽带黄花梨》,流传极广。2012年底,他将自己讲授红木家具课程的文字稿加以整理,出版了《姚黄魏紫俱凋零——红木家具古今谈》一书。 “姚黄魏紫”之说最早见于宋代大儒欧阳修的《绿竹堂独饮》:“姚黄魏紫开次第,不觉成恨俱零凋。”姚黄魏紫是牡丹名种,欧阳修诗后,常被借喻为名贵花卉,亦泛指一切珍稀之物,用以形容黄花梨及紫檀两种王者之木,再恰当不过。令人惋惜的是,这两种人类历史上用于家具艺术的最珍贵的野生木材如今已经濒临灭绝,“不觉成恨俱零凋。”一语成谶。在《姚黄魏紫俱凋零》书中,海岩先生纵谈了红木家具的用材、款式、工艺,尤其在古典家具材质研究方面造诣尤深。海岩认为木材鉴别仅凭书籍、教程是无法真正掌握的,不能按图索骥,必须长期、大量地看样本,千锤百炼。而且因为同一根木材也会有各种局部的变化,所以一定要看大料,从整体入手。海岩先生谦虚地说自己看了十几年,虽然有了一些“感觉”,但每一次买新的家具还是要继续总结经验。其实他对古典家具材质方面的研究很早就得到了业内的高度认可。

海岩:爱木成痴大“玩家”

晚明 黄花梨方角柜成对  中国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卖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

多年前,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为了制定红木家具国家标准,专门召开系列研讨会,其中有一场文博专家研讨会,邀请了海岩、胡德生、张德祥、周默以及两位故宫和颐和园的木器专家。海岩曾在会上专门针对黄花梨的定名标准发表了看法,他认为市面上热炒海南黄花梨和越南黄花梨的区别,捧“海黄”而贬“越黄”并非遵循传统。从家具传统来看,古人对此其实是不加区分的,清宫旧藏家具中,“海黄”和“越黄”甚至会被用在同一件器物上;其次从国际惯例来看,在全世界范围里,所有的大拍卖公司的图录也是不区分“海黄”和“越黄”的;从实际应用来看,现在的植物学技术手段,海南黄花梨和越南黄花梨木材50%是可以区分的,30%是有争议的,还有20%因为太过相似无法辨识。而且根据近二十年的市场交易记录,所有制作仿古家具的木材中,涨价最高的就是越南黄花梨,因为“越黄”在历史上也被使用,也有很美的佳材,还有很多是被充做“海黄”出售。海岩先生综合考订了历史传统和市场现状,建议将所谓“海黄”和“越黄”统一定名为黄花梨,根据木材的品相而非产地分级定价。后来海岩还提议修改过于笼统的“红木国标”,指出当下很多传统上未被使用的木材进入市场,定名也复杂多样,应该分别建立植物学的硬木国标和中国传统建筑及家具用材植物学国家标准。

【筑成榈园自珍赏】

著名文物大家王世襄先生生前曾有一个心愿,他在世界各国家的很多博物馆里看到过中国的明清家具,但都是被当做孤立的手工艺作品展示。他希望能有一个博物馆是在明清样式的建筑里,按照古人的生活场景来展示明清家具,还原其陈设方式和用途,让人们不仅仅欣赏家具本身的美,也同时看到中国古代生活的全貌,看到我们祖先的真正的生活品味、生活情趣、生活方式。美国的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基金会曾经想要帮助他实现这个愿望,在旧金山购地筹建博物馆,王世襄和夫人还联袂赴美实地踏查,但后来基金会解体转向,所藏家具风流云散,王老的构想也随之落空。

晚明 黄花梨玫瑰椅六张成套 中国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卖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lot471

晚明 黄花梨玫瑰椅六张成套 中国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卖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

海岩希望实现王世襄先生的遗愿,专门向几位友人展示了自己藏品和王老的构想,友人们深受感动,表示愿意为中国传统文化出力,于是筹资修建了一座私人古典黄花梨家具艺术馆,黄花梨古称榈木,故名之为“榈园”。

榈园黄花梨艺术馆并非只是融汇部分中式元素,而是完全还原古代家具的陈设、使用场景,力图将中国古典家具文化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海岩为此花费了许多心血。选址的时候,他就要求距离市区单程四十分钟以内,以便时常前往维护,还为了布置内部场景改变了自己的收藏计划。他为榈园规划了一个理想图景,看到尺寸、功能合适的家具,就尽力买回来“填空”。这个过程既艰辛又充满趣味,海岩曾笑称为了收藏自己平时不舍得多花一分钱,家具成了他最重要的乐趣所在。

但榈园自建成以来,并未对外开放展示。首先艺术馆对外开放运营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资金持续维护,而海岩还需要将主要的资金投入到家具收藏中;其次,海岩自认是“秘玩”,希望自己的收藏保持低调,享受“独乐乐”的清静趣味。

【侣明嘉木泛德音】

海岩先生多年来倾心家具收藏,并且兼顾古董家具和新造仿古家具,与圈子里不同身份、层次的人都产生过交集,有很深的交流,对于种种“规矩”和现状亦了然于心。在他看来新、老家具收藏标准有所不同。玩老家具的藏家讲究年份、路份。路份就是家具的级别,书房、厅堂里的东西例如香几路份高,厨房、卧室里的东西例如八仙桌路份低。路份不同,价格高低差异很大,此外还要参考修配程度、品相、传承序列等。而现代打造的新仿古家具则没有年份、路份的要求,完全是另一套标准,更强调工艺、材质、品牌。因此海岩先生在购买新家具时,会深入车间,观察材料处理的流程、技术工人、销售人员,和厂长老板不断地交流交谈,以掌握更多的信息和判断参照系。

据海岩先生估计,真正收藏古董家具的人,约在 50人以内。收藏仿古家具的则多达500万人。玩手串、手把件的人则以亿计。关于收藏家之间的交流互动,海岩先生感触颇多。现在的收藏往往被视为投资理财的途径,真正纯粹以收藏为目的的人并不多。而且收藏圈里又细分成许多不同的小圈子,有专门玩老家具的,也有专门玩新家具的,有专门玩硬木家具的人,也有专门玩柴木家具、软木家具的人,有一些修老家具甚至做伪的人,也有一些做制造、经营新家具的人,更多的是一批玩手串、手把件、小摆件之类小件的人。这些小圈子都有各自的规则,基本上互不来往。比如说对材料的看法,玩小件的人和玩大件的人就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以黄花梨为例,玩小件的人看重“人工料”,因为人工种植的黄花梨木料深浅色差特别大,“鬼脸”特别明显,适合把玩。但如果用“人工料”打造大家具,就过于花哨。而且即使是同个小圈里的藏家,大多数也是对自己的东西越看越喜欢,看别人的家具总能挑出些毛病。此外当拍卖场上优质、珍稀的家具出现时,还会引发激烈的竞争。种种原因导致藏家之间,在藏品方面互相交流、来往的往往并不多。海岩先生虽与马未都、邹静之、张涵予、曾小俊等藏家交情甚深,但仍以日常朋友交往为主。

晚明 黄花梨玫瑰椅六张成套 中国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卖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lot471+晚明 黄花梨方角柜成对  中国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卖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lot472

晚明 黄花梨玫瑰椅六张成套 中国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卖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

晚明 黄花梨方角柜成对  中国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卖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

海岩先生虽然自诩“玩家”,但其实极为关心古典家具文化的传播和继承,他说藏友曾小俊在一次聚会时曾有感而发:现在收藏界就这么几个人,还互相攻讦,会把圈子弄得越来越小,藏家之间都是朋友,看别人的东西应多说好话,多鼓励,让大家有情绪有兴趣,让更多的人进入这个圈子,更喜爱我们老祖宗的传统文化。海岩对此极为赞同,还特别提及嘉德多年来为明式家具的推广贡献极大,不仅在嘉德讲堂邀请相关专家授课,还在今日美术馆举办“至美生活”系列大展、在798艺术区举办“7间房—嘉木堂明式家具现代生活空间展暨王世襄先生纪念室”大展,吸引了大批热爱艺术的年轻人关注中国传统家具。而2015春拍的“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在自媒体上广泛传播,更引起了包括他在内的许多人的普遍关注。海岩先生希望将来有更多藏家和机构参与古典家具文化的推广,让传统文化中精华、优雅的部分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扬。

海岩说,中国人对木材有特殊的情结和情感。和西方建筑多采用石材的“石文化”不同,中国文化是“木文化”,中国的建筑、家具乃至舟车器具,都是用木材制作,温润细腻,谦谦君子之风。明清家具优雅的木质与形式,能完美地搭配各种家居风格,难怪海岩会“爱木成痴”。姚黄魏紫虽已残凋,但有这些真心爱护之人,不但尽一己之力,且呼天下之声,藏之赏之,研之著之,不亦乐事矣。

郭伟 本文来源:网易收藏
48小时评论排行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十万年前的亲密接触,祸害了全人类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